欢迎来到黟县先锋网!

艰难也是一种美

编辑日期:2008-08-05  作者/来源:Admin  阅读:  【字体:  
                                   ——第一部专题片《小鸡倌创业史》琐记 

常读《党员电教育远程教育》杂志,然后看见上面刊载的都是那些获奖的或者是拍得极好的专题片,解说词写得极好,然后点评的人也是逸兴横飞。经过艰难而成就的好的作品本来便应该值得肯定,这是人情之常,无可厚非的。然而激赏之余,也有叹惋,经过艰难成就的也并不仅仅就是好的作品,也有不好的,不足展现给人看的作品。好的作品和不好的作品作为结果固然不同,但作为成就这结局的其中的艰难,却是相同的。为好作品锦上添花的人已经太多了,却没有人来为这不好的作品来树碑立传,这不好的作品的创作过程里的艰难也随着其并不出色的结果而烟消云散了。然而艰难是天生应该被树碑立传的,它和结局无关。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来为创作不好作品的艰难过程来树一次碑,立一次传。我在这里记录的是我第一次拍专题片的过程的艰难:艰难也是一种美。 

艰难也是美的佐证之一:犹忆“采集”初试成  

我是06年底由乡镇调往组织部工作的,然后就被分配做电教工作,虽然做电教,但是和专题片的接触也不多,我们部里的专题片一直是委托电视台在做,质量一般还不错,省市参评都能获奖。

黟县是中国旅游经济强县,新闻宣传任务很重。08年初,电视台取消专题部,这就意味着电视台不再能帮我们制作电视专题片,而我们一个季度必须向市组报送一部片子。电视台过年之后才进行改革,到告诉我们取消专题部,都是2月底了,一季度所剩时间无多,只好硬起头皮,自己来试。

部里有一台非线性影音编辑系统,但自从我们的专题片制作任务交给电视台之后,连续几届从事电教工作的人员都没有用过,部机关至今为止,没有一部专题片从这台机器里诞生出来,因此它也就受到了冷遇,机器布满了灰尘,不过擦擦灰打开电源也还能用。这台机器系统是edius pro3,是已经过时的版本了,还是英文版本,系统打开一看全是ABCD,我的英文程度并不好, ABCD如果我来翻译那就是我不知道,但是幸运的是,我然后在旧书堆里找回了用户手册的上本。制片的第一步骤就是采集,如果不能把拍摄的东西采入电脑,拍得再好那也是白搭,于是接好1394线之后,自己先用DV拍了点儿东西,开始试着采集,反正知道采集肯定在工具栏里面,于是工具栏一个一个点,每个工具栏的下面子栏都试,我们的系统制式这些都是以前买来的时候商家设置好的,这样子只要我找到采集栏,我就可以采集了,笨办法有时候很有效,居然采集就被我这样试成功了。

从来没有过使用非编的人,对着1394线和许多插口以及触目的英文,相信都是茫然一片,人对着毫无所知的事物显现的那种茫然无助和恐惧,其实有时候就相当于面对着巨大的考验,相信采集成功之后的那种感觉即使不用这篇文章来宣泄,那也是刹那之间的快乐弥满全身。张孝祥有一句诗:“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艰难也是美佐证之二:采访艰难从头忆

接下来的工作是寻找拍摄对象,碧山村有一个小伙子叫汪文飞,是一个肉鸡养殖户,是个比较内向的小伙子,人很忠厚,是属于老老实实做出来点事情的,我个人对他很有好感,到他的鸡场去看,鸡也养得不错。我是知道做专题片之前先要好好和主人公沟通交流,挖掘出主人公的闪光点,观众观看的兴奋点的,但是我不知道怎样的引导才能挖掘出这些深层次的东西。我知道老到的记者都有问问题的套路,但我不知道,于是什么都问,我虽然问得毫不艺术,他也很腼腆,但是他的陈述还是让我动容了,特别是说起他在外务工其实薪酬什么都还好,却回来准备搞养殖业的时候,家里人集体反对,父母亲担心他小孩子做不成事,有钱也不支持。让他自己去筹钱。说到这里,他总是别过头去,眼中泪光闪动,那一刻,我就决定拍他。

访谈之后的晚上,找了两部专题片解说词,边看边写自己的解说词,脑中想象主人公说什么同期声,解说的时候出什么画面,居然也一挥而就。不是很自信,第二天传给市电教黄主任看,让他帮我校正修改,提些意见。市电教黄主任是个鼓励后进的人,对我的作品指出了一些明显的不足,然后鼓励我去拍。初学者的无知无畏然后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只是懂得采集就拿着机器去拍片了。想得很简单,先把采访拍掉,然后再拍拍主人公养鸡、喂鸡、生活的一些片断,再拍点空镜头就好了。

第一天拍主要是拍采访,把同期声给结束。他家附近都比较吵,几万只鸡造成极大的噪声,我的话筒质量不是很好,我又是第一次拍,因此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于是扛着三角架来来回回到处跑。三角架加上机器加上我的马不停蹄,过不了多久,就一身汗了,但我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地儿。小伙子看我来来去去的找不到好的采访背景,显得忙乱仓促和疲累,心里老大不忍,对我说:“现在事业起来了,我也不怎么需要你们宣传的,你这么累,还是不要拍了。”他不知道这是我必须完成的任务,被我的疲累搞得感动和不好意思了。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背景不错,也还幽静的地方,支起来三角架,调整好机器,抽了一支烟准备开拍。小伙子忽然很不安,他从来没有面对过镜头,绞着双手,很局促的站在我面前,说:“我怕讲不好。”

拍第一条同期声开始的时候,小伙子的紧张到了极点,我是从来没有看过那么紧张的人,对着镜头根本不能说出话来,基本上是头抬起来马上垂下去,然后说话的声音嗫嗫嚅嚅,一句话反复说,就更别说条理性了,于是第一条拍了第一次、然后第二次,然后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我几乎崩溃了,小伙子也很沮丧,他又说不拍了,不过这次倒不是怜惜我,而是拍了数十遍而一条也没有完成,他对自己彻底没有信心了。我于是让他深呼吸,然后我们开始坐在一边的草地上开始说话,说话的时候他慢慢恢复了常态,我然后自己站在镜头前,让他拍我说话,鼓励他不要紧张,然后我又开始拍他说话,然后又让他拍我,拍的过程中大声的喊他的名字叫他抬头,大声的提醒他声音大一些再大一些,大声的喊条理条理,一点一点消除他的镜头羞怯,组织他的语言,如是反复试了又几十次,日升山岗到日上中天,日上中天又太阳西落,就这个枯燥的过程我们拍了将近一天,才把他的几条同期声拍完,中间滋味可想而知。

艰难也是美佐证之三:最忆还是夜深沉 

采访拍完了就得按照解说词内容来拍画面,按照原先设想的就是让小伙子给鸡喂食的画面拍一点,鸡场的画面、鸡舍的画面拍一点,小伙子给示范带动户传授技术的画面拍一点,拍了一些之后,然后自己在镜头里回看,感觉不是很好,总觉得太过平常不能动人。小伙子就告诉我其实凌晨卖鸡的过程最辛苦,也许拍起来会好。他每天凌晨3点多钟就开始到鸡场去抓鸡,然后骑三轮摩托到市场去卖,一年365天,从不间断。小伙子一说我就也觉得夜色最能打动人,也是最能打动观众的,就决定跟踪他半夜卖鸡的过程,所以也不辞艰苦,早上3点多钟就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就跑到鸡场去拍抓鸡,然后跟着他装鸡的车颠簸着一起又去市场,半夜的车灯冷冷的刺穿空气如白雾,向前映出两条光束,人冷得直搓手,冷得不愿意说话,怀抱着机器也冰凉。夜深寒!

一连几天,都是凌晨三点去拍,拍双方交易讨价还价的画面,拍摩托三轮进入市场的画面,拍笼子里的鸡咕咕啼鸣的画面,当时还刻意把市场里的时针指向三点一刻的钟声和画面拍下来,把半夜车灯刺穿空气的两道冷森森、影影绰绰的光束拍下来,把那种夜的寂静里的那些声音拍下来,为了证明自己为了这第一部片子花的心血。那几天人瘦一圈,摄像机的质量并不好,市场里面的昏黄灯光,拍摄出来的镜像几乎模糊不清。除了对夜和辛苦的记忆,也没有什么灵光一闪的刹那喜悦,也没有什么捕捉到一个极好的镜头的惊喜。但是现在回忆起来的却正是那几夜。

镜头全部拍完了,然后全部自己剪出来,然后配音,配字幕,不知道字幕怎么配人物说话的口型,然后在网上下了小灰熊字幕编辑软件,下了神奇字幕编辑软件,还是一样一样试,一样一样学,一句话一句话编,这些都花了无数的夜间,苏东坡有诗:“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那些日子里,夜间非编室里的微光在夜色中瑟瑟闪亮到半夜一点两点,却也是寂寞无人见了。

艰难也是美佐证之四:艰难成就第一次

很多人用“生了一个孩子下地”来形容出一个作品,孩子生下地也有貌丑貌美的。在向市组报送一季度专题片的前一夜,我在非编室里最后一次把我所拍的素材重新剪了一遍,重新作了特效,重新加了字幕,然后从头到尾细看了一遍,我不能对我的作品满意,有些地方黑场明显用的过,有些地方特效用的不好,中间部分解说词和画面毫不衔接,采访说出来的话分明生硬,长镜头使用明显过多,结尾部分根本不该配乐。但是这一切已经来不及再作修改了,虽然我已经修改了无数次,因为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它明天就应该和我一起接受市组和其他区县电教同仁的检阅了,我是这么样的恨这部作品作的如此不堪,然而又爱这部作品,它浸透了我太多的努力,我把它刻成DVD,贴上标签《黟县组一季度专题片报片》,整个一季度专题片的制作任务就这么完成了,我知道我无论如何努力,还是生了一个貌丑的孩儿出来,但是,第一次就这么诞生了。

不记得谁说过,劳动产生美,我为《小鸡倌创业史》拍摄以来,往返小鸡倌的鸡场数十次,拍摄素材两百多分钟,点点滴滴,都是劳动。真正要用数字说话,我还能举得出来好多数字,比如那些天我瘦了多少,行程多少,半夜爬起来多少次,来往电视台请教过多少人,打过多少电话,电教办的灯火有多少晚是灯火通明……

诚然,这部片在兄弟区县检阅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好评,也没有人能透过片子看到我在这中间的艰辛劳动,更多的是诚恳的指出我的片子里哪些不足,哪些可以改进,这些都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是的,我的片子是没感动到别人,但它感动到我自己了。我骄傲的认为,这已足够。唐人描述写诗的艰难:“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三年得的两句其实也未必就是好句,但足可回忆,结果并不重要,过程艰难也如诗,而诗自然是美的!

任何事物的完美其实都基于它有个并不完美的第一次,谁说这个第一次不值得记录呢,电教人的第一次,艰难也是美丽,艰难也是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