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黟县先锋网!

《水哥》的故事

编辑日期:2016-02-02  作者/来源:组织部  阅读:  【字体:  
 

花絮——

在当今这个社会里,有谁愿意10多年不拿一分钱报酬,却始终尽心尽力地为大家去做一件事?

【方旺先同期声】:我也是个青年党员,年纪老的在这里看水库也不放心,再一个呢,为群众做点好事我感觉也是应当的哇!

2001年到现在,关于看水库的问题,村里历届新上任的两委都会开会研究人选。

【方旺先同期声】:就是选来选去就选到我来搞管理这个水库。

置身其中,耳闻目睹,《水哥的故事》,记者为您讲述——

出片名——《水哥》

这又是一个天刚亮的早晨。水哥已经起床,开始了一天中的水库早巡查。

这个水库叫佘溪水库,是黄山市黟县宏潭乡佘溪村的一座小(二)型水库,坝址以上的汇水面积有3.83平方公里,总库容达到51.8万立方米

夏天的杂草长得快,水哥每次巡查水库都要顺手清理一下,大坝上的、排水口的……另外,还得查一下大坝是否有漏洞、是否有障碍物堵塞溢洪道等等……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涵洞这个水是通到这个河里面的,放水到这里,我就用个插板把它插下去。

水哥叫方旺先,我们叫他水哥,是因为他做的事都跟水有关系。

2001年开始到现在,水哥一直是这座小(二)型水库的义务管理员。而从2006年开始,水哥还肩负起维护村里自来水的重任。

水哥是个很憨厚的人,憨厚得用我们普通人的价值观来看都没法理解。

就说这看水库吧,从2001年到2012年,水哥没有拿过一分钱报酬,直到2014年,村里才把从县水利局争取到的2000元按照补助的形式发给水哥,算作是20132014年每年1000元的补助。

【方旺先同期声】:我不出去打工,我在家里,我也算一个年轻力壮的党员,因为比我(年龄)小的党员都出去打工了,所以我在家里面就负责这个事。

转场——淡黑黑起——

我们去采访的当晚,水哥值守水库的房间里灯泡坏了,村支书方国文为了不影响我们拍摄,就让我们带了两个灯泡给他换上。

【方旺先换灯泡现场声】:……我把这个铡刀送上去啊!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泡子临时小的东西我都是(自己)买,今天这个特殊情况,我是准备到上来这个小店买的,刚才书记讲到他那里拿两个,以后明天还是我去把他钱付掉,因为这小东西我就不能叫村里来付这个。

水哥每年51-9月30的汛期都在水库上值守。山里环境好,空气也养人,就是夏天那蚊子特别不招人待见。水哥在水库值守,灯一般就用个3-4分钟,也就照明查看一下,没啥异样就点自己家里带来的一个节能灯,原因有俩,一是昆虫都有趋光性,灯太亮容易招惹蚊子,二也是为村里省点电。

【记者】:一般你1年大概用多少度电呢?

【方旺先同期声】:1年电不多,1个月只用2度电。2度电,我就是点下灯,其他东西我不用的。

1个月只用2度电,51-9月30是5个月,整个汛期水哥只用了村里10度电。

【记者】:这个纱窗是今年新装的?

【方旺先同期声】:哎,今年新装的,原来没有纱窗,这个进来闭(闷)得厉害,闭(闷)得厉害我今年我就跟书记讲,我讲是不是装个蚊窗,这里面是四个窗,四个窗装了三个窗,那个窗我叫他不要装了,这个窗是村里付钱的。

【记者】:那你为什么不考虑要一个电风扇啊什么的?

【方旺先同期声】:那我就不考虑了……

转场——淡黑黑起——【方旺先过滤池维护】

除了看水库,水哥还是村里的自来水维护员。

佘溪村的自来水建在离村庄主要居住地大约3.5公里的一座高山上。维护自来水主要就是保障流到村里的自来水洁净、安全,并且不能断水。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新水池就是12年建的。

【记者】:哦,12年建的。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是个新的。原来没有这个(滤水池),原来是水管直接接到那个水坝上。最后考虑到这个水干净点,就搞个过滤池。

【记者】: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管这个自来水的?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新的一开始建就是我搞的(负责维护),连今年……

【记者】:大概有多少年了?

【方旺先同期声】:大概就是连今年9年了,连老的啊,连老的一起9年了,新的现在搞了3年了。

【记者】:你这个自来水看护村里有没有给你什么报酬或工钱呢?

【方旺先同期声】:村里没有报酬,也没有工钱,也是义务的。

片头转场——

为村里尽义务十多年任劳任怨,巡查水库管理自来水与水结缘。记者讲述:《水哥的故事》正在播出——

水哥也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无论是看水库还是自来水维护,他都尽职尽责。

【记者】:你每天晚上都要这样巡查吗?

【方旺先同期声】:对对对,查看主要是这个大坝哇,这个大坝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漏洞啊?是不是这个缝啊,是不是水灌进去,到那边看看是不是漏水太大呀。如果漏水太大呢,他那个因为水利局打我招呼了,如果水漏得比原来增加或者大,他们就马上下来看。那,主要是这个缝!

【记者】:那这条缝如果漏水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

【方旺先同期声】:因为这个水泥进去,大概是50公分就是泥土,泥土跟这个水泥块搭界啊,它如果冲掉以后,就把搭界的地方洗个窟窿,那个窟窿是越洗越大,越洗越大,那就造成水库有倒塌危险。

这条裂缝是这座水库的安全隐患,水哥对它十分小心。不管是夜里巡查还是白天巡查,都要瞧个仔细、彻底,如果是下雨天,水哥巡查的次数就会增多,查的地方也会更全面。2012年的那次大水,水量大,来势凶。大水漫过堤坝,巨大的冲击力把坝底这块水泥板冲得竖了起来。

【方旺先同期声】:那次是最害怕的,我看到,我讲我这个水库不得了,我讲这个水库马上要倒,那老厚的水泥块都冲得竖了起来,我讲这个不得了,我就马上就借了电话我就先是打给我们村里书记,最后就打到乡里,因为县里电话我搞不清楚啦,那个方书记(村支书)就打电话给县里水利局,县政府,最后许多人来叻,那来的人不少叻,都看这个东西。

水哥平时一般不出远门,就是出去也选择不在汛期的时候,出去的最长时间一般不会超过2天,出门前他都看天气预报,如果是连续几天天气晴好,他才向村里和乡里请假外出。

看管水库,最重要的责任就是监测水情、发现问题及时上报。十多年来,水哥对于这份责任是铭刻于心的,也是十分称职的。

【方旺先同期声】:51号到930号都有日记,都有记录,每天都有记录。

【记者】:哦,这是有那个上级领导来巡查的签字。

【方旺先同期声】:

【记者】:它这里可以记录每一个地方的情况。

【方旺先同期声】:哎,比如我刚才不是转动闸阀放水吗,是不是正常,这个是有没有裂缝……,这里是下降……

【记者】:这里也是下降……

【方旺先同期声】:哎,这是下降10公分。如果跟那个大坝是一样平的,这个平就写平,哎,跟那坝平就写平。

虽然佘溪水库也曾经出现过险情,但终因水哥的及时上报,化解了多次危机。截至目前,佘溪水库没有发生过因为险情而造成对村庄和村民的危害。

转场——淡黑黑起——【自来水源场景】

水哥现在走的这条路,是去往村自来水源的路。夏天山上长草快,有时一个晚上就找不到上山的路了。水哥上山,一把柴刀是不可缺少的工具,因为除了劈草砍枝开路外,还得提防毒蛇。

这就是村里自来水的过滤池,水从离这里不远处山上的水潭中引下,在过滤池中过滤后再通过管道送到村里。

水哥每隔两三天就要过来放一放过滤下来的污水。顺便清理清理过滤池上的落叶、枯枝等杂物,保证送到村里的水洁净无污染。

【方旺先同期声】:有时候也烦人家,大水把那个(进水滤网)冲掉了,碰到一天跑两次,跑三次的都有,那有时候也有一点烦,最后也不造啊,我搞这个(自来水)了了,我想还是不能这么做(偷懒),还是继续干叻。还是一如既往。

水哥说的容易被大水冲掉的其实不在滤水池这里,而是离滤水池将近100米远的一个更高的山涧中。那里是佘溪村自来水的取水口。

水哥每次弄完滤水池后,都要在这样几乎没有路的山崖上攀爬,发现水管掉了,就用铁丝扎一扎,然后爬上这个山涧中的水潭,查看一下进水情况,如果有树叶堵住了进水口,他会及时清理掉。

水哥跟我们说,上这个水潭平常不打紧,怕就怕进水口堵了的时间在夜里或是发洪水的时候,有一年下大雨他来这里清理进水口,他一头用绳子绑在树上,一头绑在腰间,但还是被大水冲开,幸好人没事儿。

【方旺先同期声】:我跟书记讲,我讲今天差点让水推(冲)走了,他讲再下次你大水你不能过去啊,这个危险还是主要的,出了问题不好搞的。那个停了个顿把水还不要紧……,那就是书记跟我讲的。我就是讲现在老的人我们这个村里还有100岁的,还有70,80岁人最多,年轻力壮的都出去打工了,现在跟原来那种挑水你叫他们怎么挑?

片头转场——

——淡黑黑起——【方旺先家全景】

水哥还是个非常有荣誉感的人。这些年来,水哥取得了不少荣誉,他把这些荣誉看得很重。

【方旺先同期声】:这些小本子都是优秀共产党员证书,从07年开始一直到14年。再另外就是黟县道德模范证书,呐,黟县道德模范……

【记者】:2013年的。

【方旺先同期声】:2013年的。这个呢是2014年评为黟县最美家庭。这个都是优秀共产党员证书。

【记者】:那你是如何看待这些荣誉的呢?

【方旺先同期声】:我看到这些证书,我心里也挺满足的了,哪怕再苦再累,我都心甘情愿。

淡黑黑起——

水哥今年虚岁53了,是1963年生的。我们其实一直好奇,既然水哥一门心思地都扑在村里的水事业上,家里头咋办,家庭收入靠啥?然而,都是我们多虑了,水哥其实挺会安排时间的,看看水哥种的这些吊瓜你就清楚了。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瓜是从泾县引进过来的,当时呢是3块钱1根的苗,我买了300多根,300多根就发展了1亩田,今后呢第二年那个籽呢又打秧就在这个(地)。

水哥家里57分田去年收获了17000块钱。

水哥说,这瓜的瓜籽销路好,来收的人也多,如果像这个田能多几块,家里收入会更好一点。要是像别人一样出去打工,收入也不过就这么多。

【记者】:你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水库上看管,那么你这么长时间种这么多吊瓜,那么你是如何来管理的呢?

【方旺先同期声】:这个除了汛期之外,天晴天我就来搞这些(护理吊瓜),比如打打虫啊,除除草啊,这个也花不了什么时间。

在水哥眼里,种吊瓜容易,看水库也不难,倒是我们把它看成了一件难事儿。水哥把这么些年能把看水库和维护自来水两件事干好归功于自己的妻子。

【方旺先同期声】:我家里人对我这个(看水库)相当满意,相当支持,我如果今天不是我家里人这么支持我啊,我今天也不可能干这么多年的义务。

水哥说,现在党的政策好,各类民生工程不断地惠及普通群众。以前搭个石棉瓦的简易棚子,蚊子又多,那样都要看水库。现在看水库的房子这么好,设备这么先进,看水库其实挺享受的。

像这条路,也是这几年新建的,以前去水库还得走田间小路,现在好了,骑个电瓶车几分钟就到了。

水哥这人,其实特容易满足……

音乐——淡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