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黟县先锋网!

修路记

编辑日期:2016-02-02  作者/来源:组织部  阅读:  【字体:  
 

修路记(电视短剧)

    一、阴雨绵绵

    碧阳镇碧山村。

泥泞的村中道路,到处都是垃圾。

一对中年夫妇打着伞在路上低头找着什么。

村主任蕙兰匆匆路过,见状停住脚步问道:“雪华,你们俩在找什么呢?”

“找钱”那个叫雪华的女人抬起头答道。

“钱丢了,多少?”蕙兰关心地问。

“一块钱”雪华丈夫晓宝没好气地说。

“一块钱怎么啦?你别不耐烦,一块钱可以买半斤盐,够我俩吃半个月。”雪华一边说,一边继续低头找。

蕙兰摇摇头笑着说:“那你们继续找吧,我走了。”

雪华突然抬起头说:“主任,我得向你们村委会干部提点意见。”

蕙兰闻声停住脚步:“什么意见,你说吧。”

雪华凑上前说:“我们大家选你们出来,你们也得为村民办点实事吧,你看这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蕙兰笑着点点头说:“这事我们村委会早就议过了,现在县里结合美好乡村建设,把‘一事一议’财政奖补政策和环境整治,新农村建设,道路交通等规划衔接起来,优先选择群众意愿最迫切、受益最直接的民生项目,所以,只要我们村民有修路的意愿,县财政可以考虑适当给与奖励和补助。”

“那太好了。”晓宝凑上前来。

“哎呀,你去找你的,我们女人讲话你插什么嘴。”雪华手一挥,晓宝乖乖地低头去找钱。

“哎,你刚才说的那一事一议是怎么回事?”雪华问。

“一事一议就是充分发挥农村基层民主,广泛调动基层干部和群众的积极性,建立农民出资出劳,财政奖补、集体投入和社会捐赠等多元投入的村级公益事业建设新机制,不断改善我们农村生产生活条件。”蕙兰侃侃而谈地解释。

“哎,我说主任,你说那么多我头都晕了,简单一句话就是我们想修路,县里就给钱。”

蕙兰想解释被雪华打断。雪华凑近蕙兰悄声地说“我可提醒你们到了县里,你们可要狮子大开口让他们多奖点。”

“多奖少奖那是有政策规定的。”蕙兰解释说。

“你看,你看,别看你当主任,你那脑筋还没有我活,多要一点,修路花不完就分给大家,一家千儿八百的,大家准夸你们村干部本事大,下次大家还投票选你。”

“国家的钱也不是地上捡的,你要多少人家就给多少。”

蕙兰转身走时,趁雪华不注意从兜里掏出一块钱丢在晓宝面前。小宝抬头望了蕙兰一眼,蕙兰匆匆走去。

“找到了,找到了,”晓宝拾起钱大声地说。

雪华高兴地接过钱,突然发现脚边还有一块钱,“咦,这里还有一块。”

“这回你可大发了,可以买一斤盐了,回头咸死你!”晓宝边走边嘟囔说。

“你说什么?”雪华赶上问。

“我说行你真行。”晓宝陪着笑脸说。

    二、雪华家

雪华正在切辣椒、醃辣椒。

晓宝进屋把盐递上。

“买点盐,怎么去了这半天?”雪华板着脸问。

“村里贴了通知,说是晚上要各家各户派代表去村委会开会。”

“开什会?你去就是了。”

“我去恐怕不行,这家里的事,我恐怕做不了主。”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这家里哪样大事不是你做主?”雪华把菜刀往砧板上一拍,吓得晓宝直往后退。

可,可我们家从来也没有大事呀。”晓宝抖抖索索地说。

“那你告诉我,那通知上说开会讨论什么问题?”

“说的是修路的事。”

“修路的事要讨论什么,我们举双手赞成呀。”雪华突然眼睛一转问 “是不是上面拨了很多钱,要分给我们大家。”

“分钱?哪有那好事,是让我们去讨论投资投劳的事。”

“什么?修路一向不都是政府的事吗,干么要我们投资投劳?告诉他们,我们家是一分钱也不会投。”雪华扭过头去,继续切辣椒。

 “可村委会干部说,村集体经济没那么多钱,村民不投资投劳,说明村民积极性不高,需求不迫切,上面就不会优先考虑奖补。”

 “反正这路也不是我一家走,修不修随它去,要我投资投劳,不可能。”

 “我说一人不误众,大家都投,我们也投一点······”

雪华又把刀一拍:“这家是你当还是我当?”

晓宝无奈地点头:“你当,你当好吧。”说着,躲到一边抽烟去了。

    三、如同第一场场景。

雨天

泥泞的村中道路。

晓宝骑着自行车带着雪华回家。

 烂泥中前轮一打滑,晓宝双脚往前一跳,可雪华却摔倒在烂泥中,晓宝把车一丢赶快去扶老婆,雪华往起一站,突然腰痛得直不起来。

雪华龇着牙骂道:“我这是倒了八辈子霉,嫁到你们这么一个鬼地方来,多少年了,就没有走过一脚好路,哎呦!,疼死我了。”

晓宝扶着雪华,一步一步往家走。

    四、雪花家

雪华靠在椅子上,一声一声呻吟。

蕙兰拎着一袋水果走进来。

看到有人来,雪华叫得更厉害。

蕙兰笑着说:“你别太娇了好不好,真那么痛啊。”

雪华:“没有伤到你,你当然不知道有多痛。哎呦!”

晓宝买来膏药匆匆上。“膏药买来了,快快快,我给你贴上。”

雪华把手一档,“等一下。”转对蕙兰:“我说大主任,这条鬼路我们到底要走到哪一天?”

“这要看我们村民修路的意愿是不是强烈,以前是上面要我们干,现在取决于我们自己要不要干。”蕙兰耐心解释道。

“要干,要干,我们当然要干。”雪华急切地说。

“要干就要投资投劳。”蕙兰肯定地说。

“我们投就是了,投劳叫晓宝去。”雪华痛快地说。“至于投资嘛?”

“我们家投多少?”晓宝紧切地问。

雪华犹豫半天,伸出两根手指。

“你是说投200元?那里要那么多,我们县里规定,农民筹资每人每年不超过15元,你出200元,那就算是捐赠。”蕙兰说。

我们家又不开银行,哪来那么多钱,我是说投20元。”雪华一脸苦相。

20元,就这一块膏药的钱。”晓宝拍着药膏不满地说。雪华朝他横了一眼,他马上就不吱声了。

蕙兰见情笑了笑说:“钱多钱少是一份心意。证明你们家把这修路的事也当成自家的事,修路开始后,你们还要参与工程质量监督,路修好后还要长期参与管理。”

    五、热闹的修路施工现场,热火朝天。

雪华着腰站在门口看着远处施工现场。

晓宝匆匆跑来。

雪华:“大家都在忙,你跑回来干什么?”

晓宝:“我渴死了,回家喝口水。”

雪华:“回头我给你们烧一桶茶送去,算不算我也为修路出了力?”

晓宝:“那当然算啰。不过你最好买几包糕点给大家慰劳慰劳。”

雪华:“买糕点干什么?”

晓宝:“你想,我们家投的钱最少,买几包糕点也算弥补一下,以后,我也有点面子。”

雪华:“好好好,就你事多。”

晓宝转身要走,雪华喊住他,“等等,”

晓宝回到妻子身边,雪华轻声地说:“你得注意那工程质量,千万别让他们偷工减料。”

晓宝不解地:“这又不是我们家的路,用得着那么操心吗?”

雪华脖子一梗:“不是我们家的,但我起码也有一份,因为我投了劳投了资。”

晓宝:“对对对,你说得对。”说着快速离去。

    六、平整的路面。

清晨。

雪华拎着扫把在路上清扫着。

晓宝捧着茶杯上,“来来来,喝口水,歇一歇。”

雪华:“你忙你的去,我不累。哎,晓宝,回头我们再给村委会提个建议,对这路要建立一个长期管护制度。不能光重建不重管。”

晓宝:“老婆,我发现这条路修好了,你人也变了。”

雪华:“变什么啦?”

“就像这条路一样,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去你的!真无聊!”

远处传来一阵笑声。

一群村民满脸笑容在这平整、坚实的道路有说有笑地走过。